「無樂不作」的提摩太學園〈下〉                             ◎花蓮少年之家企劃專員陳培驊

看著校車上學生們開朗活潑的一面。很難想像每張笑臉的背後,卻也都刻劃著一道道傷痕!

最令我怵目驚心的是偉偉左手臂上的那一道,幾乎已經結痂的傷疤。我經常看到偉偉獨自無聊時,就會去摳弄那個疤,直到傷口再度滲出鮮血才罷手。我叫偉偉不要摳,偉偉只是抬起頭對我傻笑,卻止不住右手重覆摳弄的動作。

我以為偉偉有智能或語言上的障礙,詢問依布後才得知,偉偉在原就讀學校時人際關係不好,常常受到同學排擠,他就習慣性地自我傷害,也不去上學,竟日繭居在家上網,沒有任何朋友或社交活動。除了人際障礙外,他和其他學生一樣正常。

▼每個孩子的背後,都有著不同的心靈傷痕,但來到學園學習,讓他們重拾信心與笑容。

 +++++提摩太0...JPG


社工依布在偉偉入學第一天時就告訴他:「你來提摩太學園,最重要的就是要快樂!」擅於營造快樂氣氛的提摩太學園,果真在偉偉身上撒下快樂的種子,數週下來,我看到沈默的偉偉慢慢呈現出越來越多面向的自己。原本只是安靜傻笑的他,開始願意和同學簡單對話,也會在同學的邀請下一起玩,有時還會主動黏在老師或同學身邊,暗示想要和人互動。甚至在某些方面,偉偉表現得比其他同學還要積極。像是打掃,他是最認真的一個。爬山時,他也喜歡找朋友一起快步走在前頭,儘管他有些微心臟方面的疾症。

▼團體勞作課,讓孩子們激發想像與創意。

  DSC_0218.jpg

外顯行為與偉偉完全相反的萱萱,總是用丹田吼著說話,因此到哪兒都可以聽到她大呼小叫的聲音。她喜歡主動找人攀談,也勇於表現自己,似乎毫不擔心別人的眼光。有人需要幫忙時,她一定是最先去關懷並伸出援手的人,只是有時動作過大,讓同學反而感覺不舒服,或是以為她「愛現」。我第一眼看到萱萱,就覺得她是個憨厚沒有心眼的快樂妹妹,卻沒想到她來提摩太學園之前也曾受傷纍纍。依布說,她也是人際上的困擾,由於外型圓圓胖胖,個性又大辣辣,經常受到同學言語嘲弄甚至欺負,超過了原本開朗的她可以承受的極限,所以也抗拒到學校上課。
下班後還經常掛在MSN上聽學生談心訴苦的依布,很瞭解這些孩子過去的傷,所以特別注意他們同儕間的互動狀況。除了營造友善快樂的環境,她也邀請學生一起來討論學園中的公約。學生們主動提出「要尊重別人」、「不要人身攻擊」、「多讚美」等規範,依布就請大家在公約海報上簽名並張貼在教室前方,讓學生們隨時彼此提醒、相互約束。

剛開學那幾週,同樣也人際關係不佳的阿義常不自覺地用言語攻擊萱萱,但是在同學一致的輿論壓力下,阿義慢慢意識到自己的問題並開始學習節制,雖然仍不時會和萱萱爭執鬥嘴,卻已從劍拔弩張的緊張關係轉變成為萱萱也可以輕鬆面對的生活樂趣。有一天,萱萱甚至寫了一張卡片,回到原就讀學校送給輔導室老師,上面寫著:「謝謝你將我送到提摩太學園,我在這裡上課很快樂!」

一個多月後,那位在原就讀學校經常欺負萱萱的女同學小菁,也經學校轉介進入提摩太學園就讀。萱萱得知後本來十分排斥、擔心,但是在依布的開導鼓勵,以及同學們已共同建立的情感支持與公約規範的氛圍中,萱萱和小菁都願意暫棄前嫌,重新試著和對方相處,因此逐漸改變了對對方的觀感與行為模式。從第一屆就開始擔任提摩太社工的依布說:「一開始的班級經營很重要。班級經營得好,之後陸續加入的學生就會被影響,慢慢跟著一起走。」

放學了,這一天又輪到高哥開車送他們回家。滂沱大雨中,正駛在市區的路口時,這輛已行駛超過十三年的校車突然熄火了。曾不只一次經歷校車抛錨的高哥,立刻鎮定地指揮大家。他請阿義幫忙在路口管制一下交通,其他五位學生則協助高哥將車子推離路口,停在路邊。儘管所有人都淋成落湯雞,卻是一面哀哀叫一面哈哈笑,雨中推車似乎是他們生命中難得的經驗。

人生總有許多意外,就像突然抛錨熄火的校車,孩子在成長過程中也可能暫時失去動力或方向,徘徊在十字路口,不知何去何從。或許我們沒有能力立即修復讓他們回到常軌,但是我們可以試著營造友善的環境,用愛陪他們走一段。

我看見每個學生下車回家的表情,都是止不住的開心,道別聲中流露著依依不捨。即使是酷男如阿義,也隱約看出他刻意壓抑後嘴角淺淺的笑,不回頭地舉起右手向車內同學拜拜。我相信滂沱大雨很快就過去,在老師、學生齊心協力下,他們的生命即將重新啟動,通過成長的路口,駛向屬於自己人生的方向!

 

 

    全站熱搜

    FamilyCS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