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黑壯壯太魯閣族的阿盛,平時不太多言,看起來冷冷的,但是脾氣一來卻是又急又猛,夾雜著不堪入耳的三字經,令人難以承受。社工瑞鳳說:「我來少年之家第一次哭,就是因為他!」

 

▼阿盛曾經是個令人頭痛的孩子,但在花蓮少年之家,阿盛找到不同的自己。

DSC_0076.jpg 

 

一年前的阿盛,真像是不定時爆發的火山。社工說:「他是個情緒導向的孩子。」所以不管是早上叫他起床,或是要求他參與園區勞務,正巧遇到他心情不好時,他要不就對你吼,要不就臭著一張臉完全不理你。此時和他說話,簡直是自討沒趣。瑞鳳說:「他不太會自我反省,所以都是先怪別人,然後以暴怒來發洩自己的情緒,拒絕好好溝通。不過等他脾氣過後再和他講道理,其實他還是聽得進去!」和阿盛交手近一年,主責社工瑞鳳已摸清與阿盛的相處之道。

高工唸了一年後中輟,想出去找工作,卻試了幾個工作都無法持續,最長的受雇期間是一個多月。阿盛還洋洋得意的說:「我是少家少年在那邊工作最久的一個。」他說他對廚房工作還蠻有興趣的,所以在那家休閒花園附設的餐廳中學到蠻多,而大廚也頗欣賞他,讓他成為得力助手。「只是老闆人太XX,所以我就辭職了!」

 

去年12月,花蓮少年之家開辦「少年On-Light計畫」,少家有七位包括已結案卻未升學也未就業的少年參加,找不到適合工作的阿盛也心不甘情不願的參與其中。木工,是這為期四個月職業訓練的重點。曾經歷過荒誕青春而誤入歧途的啟能大哥,以過來人兼木工師傅的身份來指導少年。從認識木材、操作機械一項一項慢慢教,短短兩三週就讓少年自行完成信箱、板凳等作品,讓阿盛很有成就感,因此也就更認真地跟緊老師學習。

 

啟能大哥對阿盛的領悟力和學習力也讚賞有加,因此選他當木工班班長,甚至還帶他到外面參與木工工程,依照客戶指定的需求來設計製作。阿盛實習回來後仍是一付冷冷的酷樣,卻掩藏不住心中慢慢燃起的對工作的責任與熱情。負責這項職訓計畫的班導師淑貞對阿盛的長期觀察是:「以前情緒起伏很大,但是現在他的工作態度變得比較不一樣,看起來穩定多了。」

 

的確,經過四個月的木工訓練,阿盛已經初步培養出獨立完成木工作品的能力,也開始接受職場的倫理與規範,成為老師的好幫手。而同期受訓的學員也都很服他,願意在他的指揮下分工合作。阿盛儼然成為他們的工頭!淑貞說:「他剛開始都只顧自己,戶外體驗時只管自己玩得開心,但是經過幾次騎單車團隊活動後,他也開始跟著老師學習如何當一個好的領隊,不僅要求自己做為表率帶領大家一起整理環境,還會幫忙注意其他學員的安全、照顧別人的需要。」

 

因為表現良好,木工班一結訓後,阿盛就被花蓮少年之家所屬的芥菜種會延攬為臨時員工,在少年之家和主牧安養護中心協助房舍修繕工作,工作表現頗獲機構主管的肯定。相較於一年前的阿盛,他真的長大成熟多了,儘管他還在多方探索自己的興趣並試圖培養更多專長,但只要工作態度對了,不論最終選擇哪個行業,相信人生的路都不易再出差錯!

▼原本做事只有三分鐘熱度的阿盛,在木工班找到自己的興趣。

DSC_0027.jpg

    全站熱搜

    FamilyCS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