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亭伊,是勵友中心的社工,已經在這裡服務九年了。九年來,對於第一線的社工工作,曾經挫折、失望、難過,家人也不只一次希望她換工作,但是為了心中的使命感,她留了下來,她說:「看到孩子需要幫助的眼神,我沒有辦法說服自己放心地離開。」


亭伊從事社工已經9年了,這是91年與孩子們度過的聖誕晚會。

91年聖誕晚會2.JPG 

在進行訪問前,亭伊剛從警察局回來,她輔導的一個孩子,因為與朋友找人討債,被對方認定恐嚇,因此半夜被抓進警察局。更早之前的一個夜晚,另一個孩子與人械鬥,被打到頭破血流,也是半夜找她求救,等著她陪同去醫院。


亭伊參加少年們的畢業典禮。

參加少年的畢業典禮.JPG 

 

更令她印象深刻的是有一次,在餐廳幫一群沒有家庭的孩子辦聚餐,結果吃飯吃到一半,幾個孩子一言不合大打出手,還找來有通緝犯背景的老大來喬事情,為了穩住孩子們的情緒,亭伊在現在也忍住害怕、故作堅強,回到家之後,恐懼的感覺如狂浪般襲來,讓她崩潰大哭。


93年五四運動的慶功宴,這群孩子多半已升學或就業了。

93年五四運動~慶功宴.JPG

 

亭伊說,這就是第一線的社工工作,常會面對不可思議又危險的時刻,家人因為擔心她的安危,剛開始很反對,曾不只一次希望她換工作,她的內心也跟著起伏掙扎,但離開的堅決意願總在面對孩子渴望幫助的眼神時軟化。


陪伴孩子參加老人餵食服務。

93年五四運動~老人餵食服務.JPG 

 

「這些孩子都有這讓人心痛的故事,我常常很自責,為什麼自己做了這麼多的努力,還是幫不了他!」家祥是亭伊輔導的一個個案,母親在他國小二年級時離家,因為與父親關係的疏離,家祥開始變得孤獨叛逆,而國一時母親因車禍突然去世,更讓家祥因此封閉自己,他開始用暴力掩飾恐懼,加入幫派遠離無助,把自己的心與母親無限期地埋葬。

 

直到他遇到了亭伊,亭伊陪著家祥聊家人、聊朋友、聊自己,談到他心痛的過去、也陪著他想像美好的未來,一次又一次地肯定家祥遠離幫派、戒毒的決定,讓他看見自己的價值,陪伴他經驗心痛的感受,密集的陪伴與關懷讓家祥恢復活下去的勇氣,也有了改變的力量。

 

現在的家祥開始知道吃飯照顧自己的身體,沒有再使用暴力討債,毒品使用量也持續遞減,而且靠自己的力量成為西餐廳的廚房助理。談到這裡,亭伊的臉上露出欣慰的神情,他說:「雖然情況無法這麼快改善,但只要有一點改變的希望,我就願意等待,因為我知道,事情不會再糟下去。」就是這樣的希望與使命感,讓亭伊能夠在這漫長的社工路上繼續走下去。

 

 

 

 

 

    全站熱搜

    FamilyCS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