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篇「有你的幸福」,出自台北市基督教勵友中心吳易峰主任的動人筆觸,娓娓道出第一線社工無悔付出的心情,原來在人生的旅程裡,逆風的不只是那些弱勢的孩子,還有一群充滿愛心的社工們,陪著他們大步走。

插圖.jpg

有你的幸福   勵友 吳易峰 

 

前幾天與機構同工一起晨更讀到了一篇短文,在一個戰況激烈的前線,一名士兵被敵軍槍擊身中要害,即將身亡,此時卻有一位同袍想要衝向敵陣把這位士兵救回,但被長官制止,因為戰事激烈槍林彈雨的,實在過於危險。不過這位士兵奮不顧身不聽從長官的勸阻還是毅然決然的衝向敵陣,但他救回的是已經氣絕的同伴,自己也因身中槍彈流血不止。長官很懊悔的對他說:你看,你是如此的不值得阿,你的好朋友不僅死了,連你也身受重傷,多麼划不來啊,你又何苦如此,讓自己身陷危險之中!但這位受傷的士兵卻說,當我跑到我的朋友身邊,我雖然看見他的痛苦,但是他卻是滿足的望著我說:『我原本以為我將要獨自一人在無比恐懼、孤單中面臨死亡,但在你來的這一刻,我終於知道我是你最好的朋友,你絕對不會把我放下,是你陪我走過這死蔭的幽谷,我知道我死的並不孤單,因為有你陪著我走過這最後的階段!』所以我知道我受了這點傷卻帶給我的朋友無比的滿足與安慰!我深刻知道這樣的價值是無可比擬的。

這樣的朋友關係,因著生命獨特的價值交織出寶貴的情感,這樣的場景反覆上演在我的腦海中,上演在我的同工(一群邊緣少年社工員)與我們所服務的少年當中(中輟、犯罪、遊蕩、處於危機中的少年),我常常看到一些小小的幸福感洋溢在這些孩子的臉上,因為這些社工員在他們身上也做了一些令人匪夷所思的事,就像這一位好朋友一樣,可以不顧慮些什麼後果,不考量一些值不值得的代價,當然這過程確實辛苦了些,也困難了些,也遭受到不斷的挫折,因為你也會被刺得遍體鱗傷,因為這些孩子在沒有愛人的能力之前,他們看不見自己身上的刺,他們用憤怒、用暴力、用失望、用冷漠包裝出來的刺,不斷刺向每個要靠近他的人,然而當你奮力縱身投入在他們當中,就如這位士兵好友,你將會看見他臉上『因為有你』的滿足與幸福感。

在少年人還弄不懂自己,處在認同混淆,只會用桀傲不馴的態度來嚇唬人的時候,有誰願意跟他的混亂同在?在他總是很難滿足成人的期待,得不到他周遭人的肯定,有誰願意跟他們的挫折同在?在他面臨未來的恐懼,不斷尋找出路,人稱他們是迷失的一代的時候,有誰願意與他們的失落同在?而這同在的幸福,可以在我們願意超越現實可能會發生代價(後果)的當下而發生,如同這位士兵為他朋友所做的,如同這群邊緣社工人員為這些孩子所做的,如同一些人在你孤單困苦難熬,需要陪伴的時候不計代價為你做的……。


想起了盧雲在『始於寧謐處』一書中說到,當我們撫心自問:『誰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人?』浮過腦際的,斷不是那給予諸多意見的能手,斷不是那提供解決方法的天才,斷不是那自命醫治權威的神醫;而是那些分嘗我甘苦的友人,那用溫柔的手肘,親撫我傷口的同伴,那個靜靜地伴在我旁,與我同度每一個悲傷、失落、混亂、無望及種種難奈歲月的同行者。他能用真情接觸淒愴,用心力挽著失敗的臂彎,用忍耐緊扣著對事態的無知、對劣勢的無奈、對創傷的無助。能與我共度一無所靠、共歷一無所依的絕境的,才是我真正懂得關顧我的朋友。 

在生命成長的歷程裡,曾經『誰』是那個給你幸福與滿足感的人?而『你』是什麼樣的朋友?你的親人、你的朋友、甚至你身邊的人,因著『你的同在』,在他臉上你曾看見他幸福或者滿足的感覺嗎?『因為有你』的幸福,今天要在誰身上呢?我看見一群
逆風社工就在我身邊也在這些逆風少年的身邊

 

    全站熱搜

    FamilyCS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