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般人對中輟生的印象總與非法行為、幫派、社會案件脫離不了關係,但很少人傾聽他們行為背後充滿的許多傷痕與憤怒。乘風少年學園社工督導黃仕宏有感而發地說:「大人覺得他們難搞、不受教,但從另一角度來看,這是他們的生存之道,你說他們壞嗎?不都是這個社會教他的嗎?」「要先教,才能管啊!這群孩子不去學校,成天在外頭跟人打架,學到的就是這一套。」雖然這些中輟孩子曾經令家長、學校老師頭痛,甚至被放棄,但仍然有許多人相信這些孩子改變的力量。

▼曾經迷惘的中輟生,在乘風少年學園找到了改變的力量。

 

職探成果營.JPG

自稱是F5的大仔,國小三四年就開始常與同學、老師起衝突,經常是校長室的常客,老師甚至同意他可以在那自由地看書,或是去打籃球,只要求他不要進教室。到了國中大仔變本加厲,除了在學校惹事生非,晚上跟朋友喝酒聊天,有時跟哥哥參加公祭、練八家將,經常不回家,那時的他什麼都不怕。有天在學校與警衛起衝突,揍了學校警衛一拳,被法院留置觀察五天,後來學校將他轉介到中輟學園。剛開始大仔很想回學校,因為學校沒有人敢管他,來到中輟學園卻規定一堆,且學生人數少,因此天天有人“關心”他。

關係的建立:從老師的位子走下來,進入他們的生活

有一天放學後,我(仕宏)叫住大仔,他說:「載你回去。」「但我要去打撞球耶。」「跟你去啊。」卸下老師與督導的身分,跟著大仔走進撞球間的我,此刻是「朋友」,不多說什麼,就待在他旁邊,看著年輕人們打球、抽菸、喝酒,那是他們的世界。

 

打完撞球,我提議一起吃飯,那小子一口答應,沒想到一到麵攤卻說不餓,於是他就坐在那裏,看我一口一口地把麵吃完。終於,載他回到位於山上的家,我說:「上去坐坐。」他不願意,拗了好久才讓我上去,其實也沒做什麼,只是看一下他的生活。要說有什麼突破嗎?沒有,只是一個晚上陪著他而已,隔天到學校,關係就不一樣了,他再也沒說過要回學校了。

 

關係改變的關鍵:真誠地關心孩子的需求

「筱方老師,你有沒有發現大仔天天穿同一件衣服?天氣這麼冷,穿這一件薄長袖怎麼夠?」「還有還有呢!上次課程玩支援前線的遊戲,需要用到大家的鞋子,其他人為了要贏,不顧臭腳薰人都紛紛脫鞋,只有大仔不肯脫,甚至還發脾氣。」班導師Lisa將這段話埋藏在心理。一天下課後,Lisa問大仔:「晚上陪我去五分埔好不好?」大仔:「要幹麻?」「逛街阿!我要幫我兒子買衣服拉!你來幫我試穿看看。」一路上,Lisa跟大仔東南地北的聊,聊到他媽媽每天都上班很晚,要看到她的時間少之又少,言談中大仔透露出渴望母愛。回家的時候,Lisa把大仔剛試穿的衣服鞋子交在大仔手裡:「其實這是要買給你的。」大仔接過袋子,並沒有多說什麼,只是自此之後,每每Lisa老師看見暱稱他:「兒子!」大仔總是露出靦腆的笑容。

生命改變的漫長等待:與中輟生過招、努力不懈的執著

小智已經三天沒來上課了,手機沒人接,爸媽也叫不動,可是當天已經是10月9日,如果再不出現,等到國慶日連著周末假期一過之後,大概也不會回學園了。訓育組長撥了通電話確認他在家,決定直接衝到他家去,房門一打開,看見他只穿著一條內褲倒在電腦前睡得正香,桌上還擺著一碗吃剩的泡麵。

 

「靠…好屌!」小智眼睛一睜開,看到老師站在門口,驚訝地叫了出來。隨後老師瞥見他桌上有一張觀護人的名片,便趁他換衣服的空檔,假裝拿起電話:「XX觀護人嗎?我是學園的老師啦,最近他表現得不錯,我們會持續關心他的。」聽到老師這麼一說,他終究回到了學園。「我心中的石頭都被打碎了。沒想到世界上竟然有老師會因學生遲到去家裡找學生,教街舞的老師會陪他們逛街、買衣服,同學生病了老師比誰都著急。」叛逆的小智,在學園的畢業典禮上,大聲地講出他內心的感謝。坐在台下的社工,回想起小智剛到學園時曾嗆聲:「這世界上沒人愛我,就連父母的愛也是我爭取來的。」眼眶不禁濕了…。

中輟學園裡這樣不凡卻又感動的故事,每天不斷上演著。總有著一群不肯放棄這些孩子的社工、老師們,天天絞盡腦汁該用什麼樣有趣新鮮的另類課程吸引他們?該怎麼突破他們拒絕被愛的自我防衛?該怎麼發掘他們的優點讓他們重新肯定自己?

我們深信:更多學園的孩子,在這裡生命轉變,重新找回自我的價值!

 

 

    全站熱搜

    FamilyCS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