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是同學、老師眼中的問題學生,但他們不是天生就那麼另類,他們只是用叛逆偽裝自己,如果老師願意多了解他們,以民主關懷取代權威放任,或許能適時拉他們一把,不會成為中輟的一份子。

 

大偉,今年國三,從小就是個好動的孩子,對課業沒興趣,唯一的嗜好就是幫朋友「喬」事情,在朋友眼中很講義氣,卻是學校的頭痛人物,打從國一下就經常惹麻煩,擾亂秩序、不交作業、打架,讓他成為訓導處的常客,原本他的出席率還算穩定,但有一次上課中,他因為一直跟同學聊天,老師制止好幾次仍然不聽勸,跟老師發生嚴重衝突。事後,被學校記過懲戒,將他與同學們隔離,他開始翹課,在校外結識新朋友,到處玩樂非法打工,就不去學校了。

 

小宜,大家對她的第一印象是乖乖靜靜的,很難想像她已中輟半年以上,中輟時她待在家幫媽媽做家庭代工,沉迷於電玩世界,結交了很多網友,和這些虛幻世界的朋友無話不談。當社工家訪問到她對學校的感覺時,她的情緒相當激動:「我恨死學校,那些同學都壞透了,當我被同學欺負的時候,沒有任何人伸出援手,就連班導師也不管。不管怎樣我都不願意再回到學校。」


大偉、小宜都是典型的中輟生,中輟的原因都與學校有關。在乘風少年學園的輔導經驗中,很多都是因為無法在待在學校而轉介至學園,他們中輟的理由千奇百怪:「學校課程有夠無聊,根本就聽不懂,我就沒興趣,老師又不准我上課睡覺!」、「同學時常嘲笑我,好像一天不罵我就渾身不對勁,告訴老師他也不管,還認為是我的問題。」、「我的班導超機車的,專找我麻煩,有一次我受不了,就跟他“定孤枝”,就這樣學校待不下去啦!」

在個案中不難發現,學校老師管理學生的方式,常是造成學生中輟的主要原因,老師需要管理班級上的幾十個學生,對於那些特殊的孩子,常會希望他們不要破壞規矩,也因此造成師生間的緊張關係,讓這些孩子出現反抗權威的違規行為。大偉有次在學園的戲劇課裡扮演一位老師,他的模仿唯妙唯肖:「某某同學,很好,九十分,繼續努力!某某同學,七十分,稍微退步要加強點!大偉….(突然厲聲,考卷不偏不倚地甩在大偉的頭上)大偉同學,鴨蛋!你除了鴨蛋還會什麼?」。由此可見,老師的對待學生的態度、方式,對學生的影響很大,其實學生不怕老師嚴格,反而討厭管教學生不公平的老師。

根據研究指出,老師對學生的家庭背景、個人特質、學習能力、及學校表現等能有較多的認識與協助,如果能對可能中輟的高危險群適時給予支持與鼓勵,可以增加學生對學校的依附與信賴,減少他們中途輟學的行為。因此乘風少年學園在輔導中輟生時,經常會與學校老師聯繫、參與學校辦理的鑑安輔會議,也會辦理學園日,邀請班導師與輔導老師來學園瞭解學生在學園的情形,在與學校老師交流的過程中,相信每個老師對學生的出發點都是好的,只不過這群特殊的孩子需要的是更多的關懷與肯定,在他們成績低落時,需要的是按照進步程度給予立即鼓勵,同時在管理上,民主關懷的方式優於權威或放任。

 

課程規劃方面,學校可以結合社區資源,設計多元、彈性符合個別性需求的另類課程。制定中途輟學高危險群學生之測量工具,如:曠課紀錄、遲到紀錄、班級表現及交友情形等訊息,掌握有輟學傾向的學生特徵,即早發現,提供必要的輔導與協助。落實認輔制度針對中途輟學高危險群學生個別性輔導。最重要的,是相信這些孩子個個都有成長的潛力,值得每位輔導、教育他們的人員付出心力等待他們的改變。

 

    全站熱搜

    FamilyCS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