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勵友中心就業輔導員 楊建中

做了兩年社工,感覺還是一身菜味。跨進了就業社工領域,發現原來身邊的夥伴都抱著頭燒,有人燒成了灰,有人灰飛湮滅。我才跨進來近兩個月,發現邊緣少年的就業問題比想像中的複雜。龐雜深隱的個人議題、家庭失功能、和負向友伴連結所造成的複合性生命問題在職場的壓力中快速浮現,原本以為就業輔導預計達成的職能養成、就業態度、職業探索變得只是枝微末節。
 
↓參加奧比斯活動,與青少年合影
就輔員楊建中.jpg 

當然,身為青少年就業輔導的社工,面對雇主、店長的要求,往往必須成為向監護人般再三道歉,鞠躬哈腰,懇求雇主可以再給態度不佳、出席不穩定、學習能力不足、人際技巧不夠圓融的少年一次、一次、又一次的機會,直到愛心和耐心被消磨殆盡。社會的現實,加上商業營運的壓力使得青少年就業的機會和空間相形狹小,對於這群邊緣的青少年更是雪上加霜,對於雇主無奈的拒絕,我們也只能在「退貨」的末了,懷著感恩的心說聲謝謝。

「就業社工的熱情在先天不足,後天又失調的尷尬掙扎中如何繼續?」我時常問身邊的同事,或其他也還在這個領域工作的夥伴這個關鍵的問題。漸漸找到一個可以繼續的理由。工業、商業的現代化社會,充滿著競爭,夾帶著不可避免的功利主義。為了生存,彼此擠壓在所難免,無暇顧及這群看起來「兇狠中帶著軟弱」的孩子們本就難免。但是,看見這麼年輕的生命漸漸腐敗,或是隕落,或成為日後更大的災難或災禍,讓人覺得不忍,總希望生命可以有更多的選擇。我們提供一個時間窗口,整理他們的生命,陪他們、帶他們尋找生命的方向或生存的可能性。看著他們還是奮力活下去的堅持,希望有更多的好大人可以帶他們看看生命的精采,打開一扇可以用力呼吸的窗。

       

    全站熱搜

    FamilyCS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