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輔導孩子的過程中, 許多關於自己成長的記憶,總是會不斷地被喚起,也在孩子們的身上,反覆追隨著自己的影子...

來自花蓮少年之家的吳秋玉主任,在從事青少年輔導多年之後,用愛來分享那曾經讓她痛苦的過往,也因為那些人生經歷,讓她在面對逆風少年們,有著更多的感同身受。


因愛重生       ◎花蓮少年之家主任吳
秋玉

有記憶開始,我的父母常打架,我的父親酒後很愛打人,記得我小學二年級時,父親酒後回來,不分青紅皂白,把我與弟弟、堂兄姐,五個在睡夢中的孩子拖起來全打一頓,大堂哥跑去找媽媽跟大伯母,我的眼角被鐵絲刺了個洞,血流不止,媽媽急著將我帶走,走的時候嚇得鞋也沒穿,最後的記憶是隨後齊飛的碗盤,和被大伯母壓制在地如野獸般的父親,當晚我們打著赤腳從台北逃到花蓮外婆家,其他過程不太記得!!

▼因為有著不堪回首的童年回憶,讓秋玉更疼惜女兒,希望給她一個愛的成長環境。

主任吳秋玉母女.jpg 

國中時期,家裡比較有錢了,但父母還是因為錢的事情常爭吵,家裡是木板隔間,不知為了什麼事情,半夜常聽到父母親打架的撞擊聲與叫罵聲、哭叫聲,我害怕的不知該如何是好,弟弟在一旁睡的似乎安穩,總覺得全家都快死了最慘的一次是爸爸抱了一桶瓦斯把媽媽抓進浴室,我看見媽媽的叫喊還有一陣的瓦斯味那時的我在幹嗎?我沒有印象!我知道我選擇性遺忘,因為,要記得,太痛苦!

長這麼大,從來沒有想過這些記憶要再度被掀起,我就像個無聲的紀錄者,用雙眼紀錄著他們(我們)曾經的過往,那樣的慘痛與慘烈;我在回想的過程中,心中極度不舒服,我發現我好像一個袖手旁觀的機器,不會喊叫、沒有反應在做這生命功課之前,我不清楚我對此事的記憶竟是這樣的深刻,發現心中對父親、對自己的憤怒原來是這麼深的,我發現在那時我竟然沒有為我的母親做什麼,我讓我自己浸在課業裡不聽不聞,當作沒這回事,因為我知道,我可以用好分數與名次來換得平安,而我的母親與弟弟就沒這樣幸運…….

好多年了,多年來逃避著,這是我的成長過程,不太好的過去,我常思考為什麼少年之家每個孩子的生命,都會扎我的心,他們的生命故事一次又一次的與我的成長過程影像交疊,有時看見他們表現好的時候,真覺得他們可愛;有時調皮搗蛋時,真是恨鐵不成鋼,氣的半死;下班回家的時候,心裡常是掛著他們,我想,他們的身上印著過去的我,或者,有著我對弟弟的虧欠…..

    全站熱搜

    FamilyCS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