待在北區少年服務中心與勵友中心的日子,是小望苦澀青春唯一開心的回憶,在那裡,他可以盡情揮灑畫筆、幫忙製做海報,讓他那被父母全盤否定的人生,有了一線的希望。只是快樂的時刻太短暫,當時才16歲的他,人生決定權並不在他的手上!

 

▼在勵友中心,小望找到了畫畫的成就感。

照片 241.jpg  

 

就在小望受到社工亭伊的感召,決定徹底改變自己的行為,回到學校讀書並辦好一切復學手續的同時,法官與媽媽竟達成了送他去大陸與爸爸生活的共識。只見媽媽一邊質疑他回學校能乖多久,一邊又口口聲聲說這是為了他好,但在小望的心裡,只覺得自己一切的努力都被推翻,那不被信任的感受,就像一隻隻蟲子啃蝕著他的傷口。

 

▼曾經,小望也在人生的十字路口徘徊。

照片 242.jpg 

 

原來他終究不得不屈服在大人們自以為「善意」的決定,原來他在父母的眼裡,還是那個一無是處的小望,媽媽只是把他當成「燙手山芋」,把他送到大陸眼不見為淨!還記得小望在上飛機的前一天,他哭了整晚,懷著滿腹的憤怒上了飛機,內心一邊咆哮媽媽的威權,一邊咒詛自己的死亡,似乎期待一場空難,讓他可以逃避這個世界!

 

爸爸安排小望在大陸工廠當塑膠拷漆的作業員,一待就是三年,待在大陸的日子,小望才開始想念過去在學校念書的時光,發現原來學校的環境是那麼令人懷念,他懊悔自己當初不懂得珍惜,只會翹課浪費生命。現在他求爸爸讓他回台灣念書,爸爸卻堅持要他滿18歲,才肯讓他回去。

 

小望形容,在大陸的三年好像被囚禁,他沒有任何朋友,只能透過越洋電話,找社工亭伊談心訴苦,終於熬到了18歲,他立刻收拾行李飛奔回台灣。迫不及待地去國中補校把學業念完,接著,兵單來了,在當兵的期間,他想了很多過去不曾想過的事情,包括自己的人生、事業與未來。

 

退伍之後,他先在加油站打工,然後到鍋貼水餃連鎖店的中央廚房工作,很幸運地成為儲備幹部,擁有一份令同年紀朋友欣羨的薪水與工作。小望說,這一路走來,他最感謝的就是北區少年服務中心的社工亭伊,要不是亭伊的鼓勵,他可能還在自暴自棄。現在的他很清楚自己的人生方向,儘管爸媽對他的能力還是存疑,但他已經懂得釋懷,卸下對爸媽的不諒解。

 

小望很明白,現在的他能夠勇敢做自己,爭取自己想要的人生,這是他以前從來不敢奢求的。因為曾經被幫助,小望現在即使才21歲,也有著一顆助人的心,他希望自己有能力之後,也能幫助更多像他一樣曾經被父母、社會放棄的孩子,給他們一個重新出發的機會。

    全站熱搜

    FamilyCS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