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勵馨基金會台中分事務所張貝妤就業社工

    
思考專注、見解獨到、反應徐徐、默默寡言,以及些微的彎腰駝背是我對於孩子的認識;孩子給我的感覺是「灰色」,所以我稱他為

在團隊中的表現並不鮮明,於許多的未知,充滿「害怕」。
台少盟每月一文(104年8月勵馨台中張貝妤)-照片(104年度就業力培訓班學員參訪職涯發展中心的活動照片.JPG.jpg    

 

2015年的3月份,來到了勵馨台中的就業力培訓班接受就業力培訓,他在團隊中的表現並不鮮明,沒有特別突出的表現亦沒有特別主動的應對;但這樣的青少年在我輔導的經驗中,名列「乖巧」的分類;很安靜寡言,不過能在培訓班的課程小本本中,寫下自己真實的心得;灰很少表達意見,不過卻能在講師提到「廢核」議題時,成為班上唯一能表達想法的青少年;不善談或者說不喜歡談「自己」,不過卻能專注地去關心身旁的同學,並給予生活建議;對於電腦硬體配置有強烈的喜好,喜歡鑽研他們,並從中獲得成就感。


我一直想著這樣的青少年,何以認為自己有「就業力培訓需求」?

一直到了我第一次與的單獨面談,我才發現,自幼的父母便離異,灰自喻在過程中輾轉被父親「丟到」母親那裏生活,最後又被母親「丟回」父親身邊生活;形容父母親幼時在自己面前激動的紛爭、暴力的扭打過程中,他的嘴角微微地顫抖;告訴我從那些經驗裡,他認為自己是一個「沒有能力改變現況」的人,於是成就了現在很容易就放棄的自己。

還與我分享「我很怕別人“生氣”」、「我很怕我不知道我的工作夥伴在想什麼,讓我不知道該怎麼與對方互動…」、「我很怕我做的事情,老闆會不滿意…」;對於許多的未知,充滿「害怕」。

 

後續的幾次面談以及就業前的準備過程,一直敵不過的都不是自己的職涯規劃與管理能力,都是自己的職場適應力;孩子預設了很多「可怕的事情會發生」,於是裹足不前。我能給予他的,就是負責媒合較有合作經驗的雇主讓嘗試,並且與分享雇主的特質、工作環境的屬性等等。

 

到目前為止,我還是陪伴著在工作中面對種種的情緒與職場適應議題,其實我不明確我給予的陪伴,能為孩子帶來多大的安心;不過我試著讓灰明白,每個人不可能「掌控」別人的想法與情緒,我們能做的就是真實的感受自己的情緒,感受自己之所以害怕的「原因」,必要時與人抒發、分享。

其餘未發生的未知,就不能多想而影響了自己的穩定度,畢竟,他們未知。

 

---備註---

我曾詢問,欲協助灰轉介至本會「目睹暴力」的相關協助,婉拒了;也曾到過的家裡訪視,欲與的父親互動(關心彼此的狀態),然父親三次都在家裡(樓上),未曾回應社工的邀請。我想我還有努力的空間,並期待有機會能發現新的曙光。

全站熱搜

FamilyCS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