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蝟阿緯  武裝背後的小孩(上)                   得安學園主任游美貞

一頭漫畫少年般酷炫的金髮、一身緊身牛仔裝,阿緯走進中途學校的辦公室,看到沙發,二話不說即斜躺下來,接著便翹起兩腳,腳下是一雙拖鞋。阿公看到罵了幾句,阿緯不情願的放下雙腳,眼尾順便瞪了阿公一下。

 

阿嬤接著投訴:「我們兩老真可憐,活到這麼老了,還要背下一代的債」,然後用歐巴桑慣用的肢體語言,將臉部的五官均指向阿緯,阿緯雖然背對著,我想阿緯知道,阿嬤說的「債」是指他。

 

小刺蝟.bmp  

 

「讀書」的定義   

阿公開始敘述阿緯的豐功偉業:「國中已經換了四所了,現在連××國中也不讓他進去讀,說什麼怕他打架惹事,不得已才來這裡,讀這又不是正統教育,不過也沒辦法啦,誰叫他有不負責任的老北老母。」

 

阿公欲再數落阿緯爸媽時,我搶先一步:「阿公阿嬤,我知道您們一定都是有愛心的老人家,能這麼關心阿緯,實在是不簡單。」阿公阿嬤聽到後露出一副「終於有人知道我們的辛苦」的欣慰表情。

 

當我表示非常歡迎阿緯來學園讀書時,阿公阿嬤換了另一個「驚訝」的表情,不可置信的重複我的話:「妳說歡迎他來讀書?」倒是阿緯對「讀書」並無太多的意見,大方地問起可不可以抽煙、頭髮、服裝等規定。

 

十四歲的刺蝟

阿緯像一隻刺蝟進來得安學園,和同學一語不合就會馬上全副武裝起來:雙手握拳、臉暴青筋、眼露兇光,一打起架來,拳打腳踢一副要致人死地的模樣,凶狠至極。我想阿緯這一生(十四年來)過的日子,一定和「父慈母愛、關愛鼓勵、和樂融融」等一般溫馨家庭的寫照無緣,不然,一個才十四歲的孩子,有什麼大不了的事,為何體內每個細胞似乎都充滿了「殺氣」?

 

武裝背後的小孩

在一次阿緯又因與人打架致腳受傷,我試著釋出善意:「阿緯,很痛喔,需不需要老師載你回家?」阿緯仍一副酷酷的:「隨便啦!」在車上我找盡話題與阿緯聊,阿緯總是「沉默是金」的極少開口。

 

但到阿公家時,阿緯用像螞蟻般極小的聲音跟我道謝,還隨口問我要不要到家裡坐一坐?難能可貴的邀請,我當然馬上答應。於是阿緯帶我去看他的心愛魚池(其實是阿公以前養豬留下的豬圈)還告訴我抓魚的秘訣,直到天黑了,我收穫滿滿的回家-除了知道抓魚技巧,還有與阿緯的關係。

 

我想阿緯武裝的背後仍是一個需要別人了解與分享感受的孩子。

 



宜蘭得安學園部落格:http://dafamily.pixnet.net/blog

 

 

 

 

    全站熱搜

    FamilyCS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