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14歲,正當同年紀的孩子還在父母羽翼的保護下,慢慢學習獨立成長,但你可知道,有些孩子卻被迫面臨許多殘酷的人生選擇,他們或許是因為家庭經濟因素,也或許是自以為「只要我喜歡、有什麼不可以」,現實的無奈與年少輕狂讓他們成為失蹤的中輟生,如果沒有人拉他一把,他們只能在社會邊緣遊蕩!

 

勵馨基金會雖然是從關懷雛妓開始成立,但五年前在屏東服務中心也展開了中輟生的追蹤輔導業務,根據屏東服務中心社工陳源的觀察,輔導的中輟生失蹤時,多半遊蕩在以下幾個地方:

 

n      寄居家庭功能不良的友人家(家裡沒大人)

n      住在八家將陣頭的會館

n      網咖暫住

n      網友家

n      男友家中

n      與男友在外同居

n      性交易工作場所

n      數個場域變換流動

n      與父母同住(全家一起失蹤、躲債)

 

失蹤中輟生身心發展危機

 

但是上述的不同場域,對於這些中輟生的身心發展來說,都隱藏著極大的危機,也層出不窮地爆發這些問題:

 

n      過早性經驗

n      混亂的性關係

n      性病

n      性侵害

n      性交易

n      未成年懷孕

n      藥物濫用

n      違法行為

n      認同幫派次文化

n      性別角色認同問題

 

陳源指出,這些行為一旦發生將會使原本就已經棘手的學生輔導工作更加艱鉅,當然這些問題並非是中輟生才會發生,然而我們的確發現我們輔導的中輟生之中,甚至是一名個案同時發生數個危機狀況,但在這樣的年紀,他們其實並不太知道這樣做,到底要付出多大的代價,但令人難過的是,他們的家庭、成長環境並沒有給他們太多的選擇與機會,讓他們可以用正向的方式得到自信與快樂。

 

失蹤中輟生協尋問題

 

失蹤中輟生是需要高度關注的,各單位應該通力合作儘速將學生尋回,但是在實務的經驗中卻發現:

 

n      失能家長不積極尋找

      失能與低功能的家長本身就是造成孩子行為問題的主因,而家長對孩子產生了厭煩與放棄的觀念,  更是令輔導人員心痛,甚至連孩子失蹤也不積極尋找,請他到警局報失蹤人口也不願意,原來是他自己正在通緝中。

n      警政協尋系統不連線

      務過程中我們發現教育部通報系統中,失蹤學生的資料僅少年隊才有,一般派出所不一 定有這些資料,派出所員警外出臨檢用的掌上型電腦更沒有這些學生的資料,勵馨運用各種方法要求其應該要連線,去年年底得到公文回覆說已經連線,經過半年我們又再測試警方,卻又斷線!

n      網咖死角仍多

全國好像僅台北市有網咖自治條例,白天中輟生側身其中仍是無法可管。

 

尋獲後的問題

n      學校接納度低

      有的國中以學校輔導資源不足為由,公然強悍拒收中輟生的事件發生;還有學校家長擔心他校轉來的中輟生影響本校良好校風,而與校方聯手拒絕中輟生轉到該校,這些師長可能對於自己的學生信心比較不足,深怕「找回一匹狼、帶走一群羊」。在精英、升學主義下的文化氛圍,許多學校無法打從心底接納這樣的學生。

n      安置困難資源不足

      有些個案經評估後的確有安置的需求,但是政府的安置經費不足,兒童保護案件比較優先,還輪不到少年個案,加上寄養家庭不喜歡照顧叛逆期的孩子,而優質的安置機構經常會滿床進不去,於是一些在家中、社區繼續擺盪的個案,在犯了更大的錯之後,只好到輔育院收容。

n      學校輔導資源不足

      學校老師真的很忙、趕進度、拼升學率,學生行為問題由訓導處處理,心理問題由輔導室處理,然而輔導老師的人數也很少,如果每位老師不能都具備輔導的理念與知能,我們只能祈求中輟生能夠遇到一位有愛心、又有方法的班級導師。

n      學校配套中介教育措施不足

      學校將學生找回來後,有資源班、中途班的可以安置是能夠幫助他比較順利畢業的,不過這樣的資源並不普及,許多學生只能先安置在輔導室,或是回班上再開始一次不被大家看好的適應歷程,如果各校可以有更多一些多元適性、實作體驗的課程,再搭配補救教學,中輟生復學後應該就比較能夠穩定上課了。

 

    全站熱搜

    FamilyCS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